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常识 > 两性知识 > 两个男人互换媳妇一晚(口述)

两个男人互换媳妇一晚

时间:2016-11-01 来源:发票查询网
编辑:发票查询 人气:

  两个男人互换媳妇一晚,这样的事情是多么的荒唐啊。可是,这件事情却是我亲身经历的,现在想起来我都很后悔。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当初就答应了,虽然体会到了不一样的激情,但是内心的罪恶感总是挥之不去。

 

  赵亮接到一封请柬,内容是周六下午五点在南门外某饭店吃饭。不就是同学聚一块儿撮一顿吗,打个电话不就得了,还正儿八经的发请柬,弄得就跟要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似的。请柬上还特别注明:请赵亮带着老婆。

 

  赵亮当时一看请柬是张大伟发来的,便不由得蹙了蹙眉头,估摸着他在想,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瞅着请柬,忽然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

 

  在此之前赵亮曾跟我说南门外新开了一家换妻俱乐部,还诡笑着说要带我去玩玩。我只知道这种换妻的游戏在南方比较流行,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了我们这样的小城市。接下来我便猜想刚才赵亮拿着请柬时嘴角露出的那一丝冷笑,我知道他在笑什么。

  赵亮、张大伟、张大伟的爱人韩欣和我都是一届的同学,而赵亮和张大伟又是同班同学,赵亮是班长,张大伟是学习委员。他们两人在班里各方面都很拔尖儿,学习成绩总是难分伯仲,经常谁都不服谁,凡事都爱较个劲。

 

  当时我和张大伟正在热恋中,张大伟和赵亮表现和和气气,但我知道两人私下的关系不太好。在第二年,他俩同时喜欢上了外班一位刚转学过来的女生,她长得很漂亮,在全校也算得上校花,她就是韩欣。

 

  最先对韩欣心动的是赵亮。后来,张大伟也弃我而去,加入和追求韩欣的队伍中。这让我伤心不已,对他们开始疏远。从此,两人经常为韩欣争风吃醋,甚至险些大打出手。韩欣对这两个优秀的班干部谁都不愿意得罪,于是脚踩两只船左右摇摆于他们二人之间。不过,走向社会以后,韩欣最终还是投入了张大伟的怀抱。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赵亮此时频频向我示爱,而我正好也对张大伟有一肚子仇恨的怒火,很快我和赵亮就好上了。

 

  多年来,我知道赵亮一直在为争夺韩欣方面栽给张大伟而耿耿于怀。他们二人高中毕业后,同时考上了名牌大学,只是赵亮上的那所大学名气更响一些,从这一点上他算是压过了张大伟一头。大学毕业后,赵亮分进了现在的这家出版社任编辑,而张大伟分到了市里某大机关,后来又辞职下海经商。

  赵亮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有工作能力,为人处事也很有人格魅力,在进出版社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一路平步青云,从小编辑到主任再到副总编辑,直到现在的总编辑。我和她结婚四年多了,对他一直是言听计从。我不知道这是幸福还是什么,在别人面前我们给人的印象就是恩爱小夫妻,在家里平时他对我的话很少,不过在一些家庭重大事情上还是和我商量的。这样想时还是挺满足的。

 

  今天老公生日,快十二点了我才发信息祝他生日快乐,因为我一直在考虑该不该把这两天的经历记录下来,或者轻描淡写,或者避重就轻,但无论如何得给自己留下一个可供审视的机会。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作一种快乐。

 

  其实张大伟和韩欣是一对很好的夫妻,很纯朴很善良很热情很恩爱的一对。见到他们是在事先约见的南门外那家饭店,得知我们喜欢辣食,他们很费心地请我们吃火锅。看见他们招手,我们面对面地坐下去,开始谈天气,谈南方与北方的气候差异,后来男人们的话题又转到两岸关系上,我和韩欣则比较沉默。

 

  吃完饭一起去唱歌时大家都显得很轻松。老公很开心,喝着啤酒,唱着记忆里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恋爱的季节,他一手拿麦克,一手指着我,嘴里唱着“最爱是你”,迷离的眼神让我有些感动。张大伟和韩欣很亲昵地对唱,也很开心。我们都这样坦然地打发着时间,昏暗的灯光产生不出一点点感觉,唱在嘴里的情歌也只是一种美妙的音符。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十一点半的样子我们一起坐出租去了那家换妻俱乐部。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室内简洁温馨,从客厅走出去,外面有一个大大的凉台,我拥挤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松,夜风吹得人心都软了。

 

  张大伟在走上凉台时用手在我的腰上作了短暂停留,我突然变得紧张。我不敢看张大伟,我觉得我会泄露自己的表情或意愿,一时间我像是从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很清晰的下坠感使我思想清晰。不隐瞒地说,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而不适合玩这场性游戏。

 

  坐了一会,我去洗澡,服务生给我拿了件睡衣。我一再叮咛服务生我要穿不暴露的,但是最后出来时,我还是发现了自己漏出的小半个胸。我双手掩着胸,坐在赵亮旁边,张大伟和韩欣也都轮流着进去洗澡,完了之后我们都本分地坐在客厅看电视,一直到次日凌晨一点多。灯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没有一丝暧昧,赵亮关掉了客厅的灯,大家开始心照不宣地笑了。我其实有些勉强,因为我一直对张大伟情有怨恨,想当初是他抛弃了我开始疯狂追求韩欣的。

 

  写到这里,我的手有些哆嗦,不知道害怕还是紧张。我还在想接下来的细节该不该用日记的形式将它记录下来。

 

  我看见赵亮很规矩地坐着,我突然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韩欣,就用眼神鼓励赵亮。于是赵亮拉着韩欣去了另一间房,此时,就只剩下我和张大伟。

 

  张大伟提议把灯灭了,我想也好,这样或许能减少视觉压力,心理的负罪感会减轻。

  其实那时我是轻松的,也许是身体的短暂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宽容与接纳,后来我们分别在两个房间做了,我想起很多年前我和张大伟有过同样的场景,那时候的我们是天真的,可这次的感觉却是陌生的,让我几乎有些伤感,可能因为不习惯或者其他原因,我的快感没有如约而至。

 

  写到这里时我有些写不下去了,我的脑海里总是回放着那天和张大伟做爱的场景,他长驱直入时几乎将我一击即中,我甚至体验到了和丈夫无法达到的高潮,这种感觉很特别,仿佛在那一刻,我生在他的身体里一样。我想到张大伟负我的那一年,虽然表面平静,但其实内心疼痛得无以复加,而我居然和这个我曾经憎恨的人交合缠绵……

 

  我感觉到有些恶心,我希望以后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今晚赵亮不回来,说是社里有事需要加班。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干红,裹了毯子陷入沙发里,我想让自己赶快昏死过去,最好永远不要醒来……

 

  今晚没有月光,我心静如水。屋里也没有开灯,楼门口停着一辆垃圾清理车,有清洁工人把楼门口的垃圾往车上装。我不知道赵亮在某一天会不会看到我写的这些日记,如果是那样他会怎么想,我不去猜测,我现在害怕猜测,害怕回忆,但有些细节想忘却也忘不掉。

 

  那晚在我和张大伟做的过程中他一直惦念着他的韩欣,甚至有一刻,他一直叫着韩欣的名字。我并不在乎,把头偏向一边,报以理解似地坏笑。

 

  后来韩欣和赵亮完事后她跑过来看我们了,只一眼,又跑了出去。韩欣出去以后就哭了,这使我想到了自己。可奇怪的是我没有一滴眼泪,甚至找不出悲伤的影子。我和赵亮还有张大伟都在安慰她。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泪使这个游戏中感情的成分加重,我觉得真实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沉醉于纯粹的身体上的快乐那会使我们觉得更悲哀,甚至我们会开始怀疑自己对待爱情的态度。

 

  我们还有爱情吗?

 

  女人总是有些敏感,我很怜爱她,就像怜爱自己。于是我让赵亮抱着她,我则在身后抱着赵亮,其实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没说出来而已。我头贴在他的背上,感觉他背部的温度。这个我熟悉的温暖的怀抱,我不忍离开。很长时间韩欣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我觉得那是因为两个男人的同时安慰。

 

  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居然有些嫉妒韩欣。

 

  我和韩欣都认为在这场游戏里男人得到的快乐多于女人,那时我们很友好,她的笑很迷人。分别冲完澡,我们又重新坐回客厅。大家商量着晚上怎么睡。其实在洗澡时我就对赵亮明确说了我不想和张大伟整个晚上都在一起。这是真的,当时并没有想到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着别的女人过夜。我只是从我自身出发而强烈要求的。所以大家在讨论时都尽量遮掩自己的态度。当然,明确地表达出来肯定或多或少地伤害到某个脆弱的灵魂。我笑着说我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睡。如果开着灯,大家会看到我坦诚的丝毫不加掩饰的微笑。赵亮和张大伟其实并不很赞同我,因为他俩还在讨论。昏暗的角落里,韩欣说你们决定,我随便。他们三个都这样说。

 

  我突然有一种悲哀,情绪很低落,但又很执拗。也许他们都期待一种新的睡眠的感觉。

 

  我还是坚持和赵亮睡,要不然真的不习惯。赵亮、张大伟都同意了。我和赵亮回到房间,理所当然地发生了一丝不快。我不是那种自私任性而又刁蛮的女人,我责怪赵亮不顾及我的感受,责怪他为什么带我到这种地方来,玩这种游戏,责怪他不疼惜我,责怪他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责怪他的种种。我打他,掐他,拧他,我让他发誓说爱我。我背过身去,双手抱肩,头发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泪流满面,鼻息沉重不堪,我觉得性使一切变得脆弱,我悲伤,我恐惧,我孤独。

 

  我妈曾经说我傻,她看到我事事处处都由着赵亮,妈说我太没有主见,说我以后肯定会在这上面吃苦受罪的。还真让她老人家言中了。

  我想,婚姻应该是一种承诺,但是性在其间显然并不是占据无足轻重的地位。当这一因素演化成为两个人必须共同面对的危机时,那么按照婚姻的契约,它的解决需要夫妻双方共同承担。有一天我问赵亮为什么要去换妻俱乐部寻找刺激,如果你想放纵或不断尝试新鲜,完全可以瞒着我在外面找个情人,这样岂不更刺激。

 

  赵亮的回答让我颇为感动,他说,因为我爱你,所以不想在外面找情人,换妻俱乐部正好满足了我的心愿,我想让你体会到另一种快乐。

 

  女人就这一点傻,他说完这些话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好了起来。夫妻之间产生的审美疲劳导致了他们的情感生活缺乏激情,于是,换妻俱乐部应运而生。记得那天临走时张大伟对我说,其实我们都没有做到最完美,那两天我们应该像换一个伴侣一样对陌生一方好,但是我们太在乎自己的另一半了,所以才很拘束。没有一件事可以同时对四个人来说都是美好的,没有一点瑕疵的,所以,遗憾也罢,幸福也罢,过去了,经历了,才是最重要的。人人都说第一步难以跨出去,但是迈过去也就成功了,有时候回想时才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那天走出那家俱乐部,我才开始后悔没有和韩欣好好聊聊,她是个很有包容性的女人,性格上比我成熟多了,我很喜欢她。

  只要一有空,我们四人就相约去换妻俱乐部,那些日子,我们四个人好象又回到了学校的时光,形影不离,我有时会把张大伟看成是赵亮,有时,把赵亮叫成张大伟,最后,连我自己都分辨不出谁是谁了。而韩欣也不再害羞,有时,我们四个人裸体相呈,互相抚摩对方。

 

  短短的一个月,我们好像对这样的游戏上了瘾,每周都会约定去那里,什么都尝试过了,内心极度不安,就像是偷东西的小孩贪多了似的,很惶恐。我一下子害怕起来,我忽然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我怕我对张大伟的爱又死灰复燃,我不想伤害韩欣。也不想破坏我现在的家庭。

 

  我不敢想象我们继续这样下去结果会怎么样,也许沉迷到最后我们四个人都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不敢想下去了……

 

  于是我们四人的性游戏以我的退出宣告结束。

 

  我们都已经算是老夫老妻了,孩子都也有了,可在这件事上我们还是第一次,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我们就经历了婚姻中最具挑战性的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希望自己有一段很安静的生活,或者说是用静观的态度来生活,我们得好好温习一下爱情,得好好亲近一下家人和孩子。

 

  我只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

 

  现在的换妻游戏,等同于聚众淫乱,而且大部分都是中高学历的人,也许真是社会的堕落……